<sub id="lrdrz"><listing id="lrdrz"></listing></sub>

          <address id="lrdrz"><listing id="lrdrz"><menuitem id="lrdr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rdrz"></address>

              遵時養晦網

              當C大火在開放主客場上

              當大連人主場開放觀眾迎來3年來中超首個真正意義上的當C大火“主場”比賽后,很多人感嘆:“這才是當C大火足球應該有的樣子?!币灿泻芏嗳苏f,當C大火在開放主客場上,當C大火中超走在了CBA前面。當C大火但如果說這個夏天哪個運動在國內更熱,當C大火籃球卻絕對是當C大火更勝一籌。

              雖然CBA正處于休賽期,當C大火但CUBA和貴州的當C大火村BA卻將籃球熱度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CUBA為什么能這么火爆

              7月29日-7月31日,當C大火CUBA在重慶進行總決賽階段的當C大火比賽,從八強賽到半決賽再到決賽,當C大火創造了屬于中國大學籃球的當C大火“瘋狂七月”。

              本屆CUBA全國總決賽階段進場人次共計超過2萬,當C大火場均上座率超過67%,當C大火單張99-499元不等的門票,三天就為賽事創收約200萬元。

              其中最火爆的場次,當屬東道主重慶文理學院對陣清華大學的比賽,該場比賽的門票上架僅三小時,便全都售空。

              此外,總決賽期間微博上榜熱搜共22個,總決賽微博單場直播播放量達到899萬。

              而CBA總決賽G1的單場直播觀看量為812萬,由此可見CUBA無論是線下還是線上都可以用火爆來形容。

              而究竟為何如此火爆,主要原因在于CUBA已經成為中國校園體育最受關注的賽事。

              CUBA成立于1998年,由大體協主辦,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項賽事都采用的是賽會制,所以基本上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雖然2015年CBA創立選秀大會讓更多大學生球員有了征戰職業賽場的機會,但CUBA的關注度仍然有限。

              2018年,阿里體育以10億元獲得未來7年CUBA獨家運營權。而從18/19賽季開始,CUBA開始逐漸推行從基層賽開始進行主客場制,讓更多的大學能在主場進行CUBA比賽,給了更多大學生接觸、了解籃球和CUBA的機會。

              此外,18/19賽季會師CUBA總決賽的兩支球隊是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兩所國內頂尖大學在籃球場上一較高下,這也為正處在上升期的CUBA聯賽帶來了更大的關注度。

              19/20賽季,CUBA總決賽階段比賽因疫情原因空場進行。而到了20/21賽季,CUBA從各省基層賽開始逐漸恢復主客場,而到了八強賽階段,CUBA已經做到了有球迷入場觀賽的主客場比賽,而這一點,中超直到今年8月才開始推行,而CBA何時能做到這一點還是未知之謎。

              盡管各所大學的籃球場館的容納量只有幾千人,但這已足夠讓CUBA成為當時國內最熱鬧、最有氛圍的體育賽事。

              而到了20/21賽季的四強賽,CUBA則又突破性地將比賽場地搬到了社會場館蘇州灣體育中心進行,在社會場館舉行大學生比賽并公開售票,無疑又讓CBA的關注度邁上了一個新臺階。

              整個20/21賽季,CUBA總觀看人數達5684萬、人次1.77億,八強賽以后現場場場爆滿,這一狀況到了21/22賽季則體現得更為明顯。

              整體而言,CUBA作為一個大學生賽事之所以能如此火爆,一方面源于籃球廣大的群眾基礎優勢,而更重要的一方面則在于,CUBA在保持聯賽連續性的同時,逐漸向大眾化邁進,無論是推行主客場、到社會場館舉行比賽還是豐富的線上直播形式,CUBA甚至做到了很多中超、CBA這樣的國內職業賽事做不到的事情。

              除此之外,隨著CUBA的賽事水平和關注度逐漸提升,越來越多的大學生球員開始沖擊CBA,圓成為職業球員的夢想。

              從2015年開始成立的CBA選秀大會,就是為了給更多的大學生球員征戰職業賽場的機會。雖然選秀大會還經常會出現球隊棄權的狀況,但整體來看,每年進入CBA的大學生球員數量處在上升趨勢,而王少杰、姜宇星、郭凱、張寧、祝銘震等大學生球員,也已經成為各自俱樂部的主力。

              當然,CUBA存在的意義并不只是向CBA輸送球員,更重要的在于,當CUBA每個賽季都能吸引幾萬、幾十萬人關注和現場觀看,籃球所擁有的群眾基礎優勢才更有可能真正發揮出來。

              萬人空巷的村BA

              當然,除了CUBA,籃球的群眾優勢近日在另一個賽場也得到了充分體現。

              貴州臺江縣的“村BA”近日火遍了全國,一個普通的農村、一塊最普通的籃球場卻吸引了幾萬人密密麻麻在現場觀看。

              而隨著近日的爆紅,村BA得到了更為廣泛的關注,此后更是組織了臺江當地男女籃球隊與廣東順德男女籃球隊的交流賽,郭凱倫等前CBA球員也登上了村BA的舞臺。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村BA在近幾年才開始進入大眾視線,但這項賽事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36年,之后就再也沒有斷過。因此村BA的爆紅,體現得不只是群眾籃球的魅力,更為值得珍貴的是堅持的力量。

              無論是CUBA還是村BA,長期的堅持是如今取得火爆場面的基礎。只是,值得思考的一件事是,為什么火起來的賽事都是籃球領域,而不是足球或者其他運動。

              CUFA怎么樣了

              在CUBA和村BA火爆網絡的同一時間,第一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各年齡段比賽也在如火如荼地展開,而相關熱度比起村BA和CUBA就無法相提并論了。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年齡最大的U19比賽中,大部分球隊都來自于各俱樂部青訓梯隊,而見不到大學球隊的身影。

              而在CUBA火爆網絡的時候,也有不少人在問,中國大學生足球聯賽——CUFA現在怎么樣了?

              中國大學生足球聯賽創辦于2000年,比CUBA晚了兩年,其前身英文縮寫名為CUFL,由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校足辦)、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大體協)主辦。2017年11月,阿里體育獲得CUFA獨家運營權,之后賽事也更名為CUFA。值得注意的是,阿里體育獲得CUBA獨家運營權是在2018年8月,比CUFA還要晚了9個月,但兩項賽事的發展卻在之后幾年出現了截然不同的狀況。

              在阿里體育剛接手的幾年,CUFA迎來了最為鼎盛的一個階段。18/19賽季,CUFA分為高水平組、校園組、高職高專組三個組別,高水平組又分為超級冠軍聯賽和冠軍聯賽。此外,從該賽季開始,高水平組比賽設立升降級和主客場,讓CUFA變成一個更專業、更具觀賞性的賽事。其中,中南大學就創造過萬人主場的震撼場面,一個此前幾乎沒有存在感的賽事開始見到了成為火爆賽事的曙光。

              但很快,這團火苗開始變得越來越小。

              對CUFA進行開刀闊斧改革的阿里體育很快就放棄了對這項賽事的運營權,而在換了運營商之后,再加上疫情影響,CUFA賽事又重新恢復到了鮮有問津的地步。

              2021年,CUFA校園組大區賽因缺經費而取消,但好在最終的總決賽得以順利舉辦,而不至于中斷。但CUFA在經歷了短暫繁榮期后,走下坡路的現實已在所難免。

              而到了21/22賽季,雖然各省的CUFA比賽順利進行,但總決賽階段比賽卻一直遲遲未進行,而且沒有任何官方說法,CUFA的官方微博現在已經注銷,官方微信從今年3月開始也陷入停更狀態。也就是說,CUFA現在已經處于“死亡”狀態。

              實際上,CUFA的消失,和首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的推行有密切關系。在首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競賽工作方案中寫明,中國足協舉辦的全國青年足球聯賽(U19 組)、教育部舉辦的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大學組)分別進行,名稱調整為: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暨中國足協全國青年足球聯賽(U19 組)、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暨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大學組)。兩項賽事協調時間,交叉進行,具體賽歷以發布為準。

              簡單來說,原本的CUFA現在披上了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的外衣,之后的名稱就將是“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暨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大學組)”。而現在正在進行的中國青少年足球聯賽(U19組)比賽,實際上是之前的全國青年足球聯賽(U19 組)。

              至于“變身”后的CUFA何時舉行,無人知曉。但一個既定事實是,CUFA的名字將不復存在,那幾年數萬人在大學校園看自己大學球隊踢專業賽事的場景可能也不復存在。

              雖然現在的CUFA并無法做到給職業聯賽提供太多的可用之才,但作為校園足球的重要組成部分,搞得如此稀里糊涂也實屬悲哀。

              中國足球,什么時候能做好“堅持”二字

              從同時擁有CUBA、CUFA運營權的阿里體育主動放棄CUFA開始,再到現在稀里糊涂的改名換姓,這其中緣由可能永遠搞不清楚。

              看看現場場場爆滿、線上幾百萬人觀看的CUBA,再看看CUFA,這其中的原因真的只是籃球比足球群眾基礎好嗎?

              我們羨慕日本的百年高中足球賽、羨慕日本有眾多大學生球員能成長為優秀的職業球員,我們羨慕CUBA能用短短3天創收200萬、羨慕村BA能有那么令人頭皮發麻的現場氛圍。而再看看中國足球,幾乎沒有一件令人開心和感到希望的事:永遠無法給人帶來希望的國足、被金元足球搞垮的中超、還沒有查清楚的U15假球以及不知道何時重新開啟的變身后的CUFA。

              中國足球,擁有短暫的高光時刻,但始終沒有“堅持”的力量在支撐,那究竟該如何是好?

              (責任編輯:

              標簽:

                免费黄色欧美A,伊人精品成人久久综合97,相沢みなみ 有没有无码

                <sub id="lrdrz"><listing id="lrdrz"></listing></sub>

                        <address id="lrdrz"><listing id="lrdrz"><menuitem id="lrdr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rdr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