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rdrz"><listing id="lrdrz"></listing></sub>

          <address id="lrdrz"><listing id="lrdrz"><menuitem id="lrdr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rdrz"></address>

              遵時養晦網

              管出當下業績表現跌至谷底

                斑馬消費 陳曉京

                你有多久沒有泡奶茶了?

                今年上半年,被拋沖泡奶茶巨頭香飄飄營業收入8.59億元,香飄下降兩成以上,飄產品過虧損額同比翻倍至1.29億元。時股2017年,東逃公司以“奶茶第一股”的離高身份上市,一路跌跌撞撞,管出當下業績表現跌至谷底。被拋

                在中國奶茶市場尚不如現在這般火熱的香飄時期,香飄飄作為沖泡奶茶的飄產品過開創者,以易得性填補了市場缺口,時股短短幾年便成長為快消小巨頭,東逃銷量以十億計。離高

                隨著奶茶行業及配套設施不斷進化迭代,管出特別是被拋新茶飲和外賣渠道的崛起,從場景上壓制了沖泡奶茶,讓香飄飄上市即巔峰。

                公司早已認識到風險,多年前便開始布局液體奶茶和果汁茶等即飲產品,甚至跟實際控制人合資開奶茶店。但是,自我革命,從來都沒那么容易。

                正在被消費者拋棄的香飄飄,早已被投資者和創業元老們拋棄。

                沖泡奶茶品類落后

                8月13日,香飄飄(603711.SH)披露2022年半年報,公司營業收入8.59億元,同比下降21.05%,歸母凈利潤-1.29億元,虧損額較上年同期直接翻倍。

                其中,核心業務沖泡類產品實現營業收入4.53億元,同比下降31.37%,新業務即飲類產品收入3.88億元,同比下降5.94%。

                今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從上年同期的28.00%下降至20.70%,即便銷售費用特別是廣告和市場推廣費大規模削減,也未能阻止虧損額的大幅增加。

                事實上,香飄飄的業績虧損,與疫情等因素的直接關系不大。公司上市前后,業務頹勢便開始了。

                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0.49%,但歸母凈利潤僅微增0.63%;次年整體恢復增長,但盈利能力進入長期的下行通道;近兩年營收規模也保不住,業績更是大幅下滑。

                2016年,公司固體奶茶銷售量達到3936.28萬標箱,合計11.81億杯。所以,那時候的廣告語是,“香飄飄奶茶,杯裝奶茶開創者,連續8年銷量領先”,“杯子連起來可繞地球3圈”。

                2017年銷量微降至3910.30萬標箱后,公司于2018年加大廣告市場費用的投入,銷售量提升到4395.35萬標箱。但是,這種刺激無法持久,2019年-2021年其沖泡類產品的銷量分別為4457.19萬標箱、4555.09萬標箱、4292.16萬標箱。

                而且,這還是建立在公司不斷犧牲盈利能力的前提下。2019年-2021年,其沖泡類產品的毛利率分別為45.33%、40.61%、38.44%。

                香飄飄很早就在布局液體奶茶和果汁茶,這幾年蘭芳園和MECO兩大品牌在聲量和渠道上也算是頗為強勢。但是,付出了高額的成本后,還遠未達到提振業績的效果。

                2021年,公司即飲類產品(包括液體奶茶和果汁茶)毛利率僅為16.69%。香飄飄也在年報中表示,即飲類處于品牌培育階段,產能利用率較低,設備折舊成本較高,持續存在一定的虧損。

                香飄飄的產能利用率有多低?2021年的數據顯示,公司湖州、天津、江門、成都四大生產基地7家工廠,設計產能61.29萬噸,實際產能24.81萬噸,整體產能利用率僅有40%。其中,公司押注即飲業務,設計產能高達42.40萬噸,占了一大半,實際產能僅9.85萬噸,新業務的實際產能利用率僅23%。

                香飄飄賣不動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產品過時了。

                早些年,奶茶店還不如現在這么火爆,香飄飄、優樂美堪稱時尚品牌,“捧在手心”這個梗簡直是80、90這代人的共同回憶。

                香飄飄2012年-2021年一直穩居沖泡奶茶市場份額第一,但因銷量不振,優樂美等同時代品牌日漸式微,有的甚至已銷聲匿跡,這說明了,并不是品牌出了問題,而是賽道出了問題。

                當奶新式茶飲品牌爆發+外賣普及,新一代消費者已能很方便地喝到先制奶茶了。

                香飄飄即飲類業務動作頻頻,推出了很多創新類產品。但是,定價成為第一只攔路虎。MECO產品定價多在5-10元,蘭芳園絲襪奶茶、鴛鴦奶茶等大單品的單價均超10元。

                就不說低價為王的蜜雪冰城了,現在就連新茶飲巨頭喜茶和奈雪的茶都有很多15元以下單品?;ㄏ泔h飄的價格,我買一杯現制奶茶,它不香嗎?

                股東逃離,高管出走

                浙江湖州人蔣建琪上世紀80年代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上海鐵路局上班,沒幾年,便在當時的下海潮激勵下,辭職接手自家的糕點店。之后,進入食品工業領域,從代工做起,90年代創立老頑童棒棒冰。

                2004年,他發現沖泡奶茶的市場空間,創立香飄飄,成為這個細分品類的開創者。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香飄飄成為享譽全國的快消品牌,2017年公司上市成為“奶茶第一股”。不過,直到現在,香飄飄仍然是一個家族企業。

                蔣建琪、陸家華夫婦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再加上蔣建琪的兄弟蔣建斌、女兒蔣曉瑩、陸家華控制的安徽志同道合企業管理合伙企業,蔣建琪家族占據香飄飄前十大股東中的前五席,合計持股86.10%。

                上市之前,香飄飄并未進行任何外部融資,家族持有發行前98%以上的股份,另外部分股權由核心高管持有。

                公司上市之后,作為稀缺的消費龍頭,慢慢有機構進入公司前十大股東名單。2017年底,公司普通股股東總數達到30979戶。

                后來,因為業績疲軟、股價持續下跌,香飄飄被投資者拋棄,股東總數一度跌至1萬戶,股權結構又被打回至上市前的原形。

                在這個過程中,香飄飄市值曾在2019年8月達到最高峰的150億元,一路跌宕至今,市值僅剩50億元。

                香飄飄也曾吸納大批市場化高管,但上市之后,經過幾輪大規模的高管離職潮,這些為IPO立下汗馬功勞的人員,出走大半。

                2018年初,在香飄飄服務近10年的副總經理陳強離職,他也是為數不多能在IPO前直接獲得公司股份的元老。之后,從加多寶挖角兒的盧義富和夏楠,上任不到1年雙雙離職。

                2020年初,在公司年報發布之前,董事兼副總經理蔡建峰、董事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兼董秘勾振海,均提出因“個人原因”辭職。這兩人堪稱蔣建琪的左膀右臂,是當時僅次于實際控制人家族的前兩大股東。

                如今,香飄飄的核心管理層,也回到以蔣建琪家族為絕對核心的狀態。

              (責任編輯:

              標簽:

                免费黄色欧美A,伊人精品成人久久综合97,相沢みなみ 有没有无码

                <sub id="lrdrz"><listing id="lrdrz"></listing></sub>

                        <address id="lrdrz"><listing id="lrdrz"><menuitem id="lrdrz"></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rdrz"></address>